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初四-短篇小说丨王族:走散的狼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18 次

走散的狼

文丨王族

清晨出发,傍晚归来。

勇敢的猎人,你走过了两千座山和五百条河流,见过了三百只狼和五十只狐狸。如果你要给人们讲故事,就请你讲狼的故事吧,因为狼的故事最好听。

雪下疯了。

平时,对狼来说,一场大雪并无大碍,它们会在雪地上追逐玩耍,享受难得的快乐。但对于被牛驮着奔跑,趴在牛背上无法跳下的一只狼来说,雪地则变得像一面刺眼的镜子,让它不敢往下看,只是死死趴在牛背上,任凭牛奔跑。

狼是动物中的凶猛杀手,似乎没有什么动物是它们的对手。它们制造无数杀戮事件,将很多动物置于血腥死亡之中。一次,有几只兔子发觉一群狼正向它们所待的地方奔跑过来,便仓皇向一片草丛逃奔。一只兔子因为太过于慌乱,在跃过一块石头跳下时,落入了几根荆棘中,它意欲挣扎出来继续逃命,不料荆棘在它身上越缠越死,使它无法挣脱出去。它恐惧得乱蹦,狼群跑过来后,一只狼伸出嘴将它咬住用力一扯,便将它扯出了荆棘丛,然后又一扬头将它甩给另两只狼,那两只狼将它按在地上撕成两块,边跑边吞噬进了肚子里。它们是在跑动之中做完这些的,狼群没有为此停顿,转眼间便穿越出很远。

这是狼凶残的典型例子。

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狼,会不会看到狼身上软弱的一面呢?另一件事同样也与兔子有关。有一只兔子被狼追赶得无路可逃,眼看就要丧命于狼的利牙之下。于是它转身逃向一片枯树林,狼向它扑下去时,它巧妙一躲,一根竖立的干枯枝便一下子刺入了狼的肚子里。兔子很聪明,知道仅凭逃窜是无法躲过狼的,所以它巧妙利用干枯枝让狼上当。那根干枯枝很尖利,一下子便将狼刺穿,它像是被挂在那儿似的无法再动。狼发出粗哑的嗥叫,但却无法挣脱。几天后,一位牧民经过那儿,看见一只狼挂在枯树上,有几只老鼠在它身上跑上跑下。他颇为惊奇地上前一看,才看清狼被一根枯树枝刺穿,伤口的血已结为黑块。他断定它已经死亡,便将它从枯树枝上抽了出来。牧民们平时恨狼,但此时他觉得这只狼挺可怜的,便挖出一个坑将它埋了。

这件事让我们知道,狼有时候并不是一些弱小动物的对手,一只兔子可以通过智慧置狼于死地,一窝蚂蚁也可以把狼咬得千疮百孔,并让它轰然倒地。

现在,被奔跑的牛驮着的这只狼就是这种情况,因为牛跑得太快,雪地变得像闪烁白光的深渊,它无法跳下,便只好死死在牛背上趴着。

这只狼在这场大雪下起时,不慎与狼群走散。当时,狼群要爬过一座山冈,去一个山谷中避雪。这场雪下得太大了,所有的树上都积了雪,看上去像是每一棵树都在举着一个大雪球,如果举不住了,掉下去会把雪地砸出一个大坑。而荒野上的树、草丛、小河、石头、沟壑等等,都已被大雪覆盖,只露出隐隐约约凸凹的形状。

狼不喜欢这样的天气,往往会迁徙到风小和雪薄的地方去。这只狼走在狼群的最后,它隐隐听见身后有什么声响,便警觉地回头张望,以防有什么袭击它们。但身后什么也没有,除了密集飘落的雪花外,四周所有的东西都像在沉睡似的一声不响。它觉得这种安静有些反常,便又向远处观察,但远处同样也没有任何能动的东西。

它有些纳初四-短篇小说丨王族:走散的狼闷,转身继续上路。但狼群却早已翻过山冈不知去向,雪地上只留下它们杂乱的瓜印,它无论如何是追不上它们了。它急躁地嗥叫几声。它的声音很大,树上的积雪颤动着落下,随后便又复归平静。

无奈,它独自上路,向山后的峡谷走去。与狼群走散让它有些失落,但它又明白,必须尽快找到一个避风且少雪的地方,才可以熬过寒冷的夜晚。但它的运气不好,走了一天都没有找到避风且少雪的地方,而且因为迷失方向离山谷和树林越来越远,最后居然走到了一个村庄边上。村子里有狗,发现它后汪汪大叫着扑了过来,它赶紧转身往回跑,地上的积雪被它的四爪踩得漂起了一层雪浪,直至跑了两个多小时后才停了下来。狗因为它的速度太快而早已放弃了追逐,但它不敢停留,少顷之后又向前跑去。

天黑后,它在一条河边停了下来。现在已没有危险,它可以喝一点水,休息一下了。如此紧张地折腾了一番,它确实已经很饥饿了,但眼前只有河水而无食物,它只能先用水来解决干渴,至于饥饿,只好先忍着。它将头伸入河水中长饮一通,才感觉舒服了一些。喝了水,它接下来面临的是去寻找一个适于安身的处所过夜。在如此寒冷的大雪天,它必须找到暖和的地方才能熬过夜晚。

它打算去河对岸的树林中碰运气。它以前在这样的天气中曾遇到过树洞,钻进去后发现居然无比暖和,以至于一觉睡到了天亮。河对岸既然有树林,就一定有树洞。这样想着,它内心升起了一股温暖,四爪似乎也有力了很多。

但它涉水走到河中央时,突然想起明天早上黄羊会来到河边喝水,那可是好机会,何不在此潜藏,等到明天早上咬死一只黄羊。按它目前的饥饿程度,再过一两天便无法再撑下去,所以尽早解决食物才是上策。黄羊其实在秋末就上山了,但它们没有雪豹高傲的心性,爬到半山腰后便随意选一个避风的地方待着,再也不想走动一步。但大雪会让黄羊变得焦虑,并经常下山到河边喝水。这只狼正是掌握了黄羊的这一习性,才把它们作为袭捕对象。

它返回到刚才喝水的地方,判断出黄羊明天早上必然会经过的地方,然后初四-短篇小说丨王族:走散的狼挖出一个雪坑,悄悄卧下身子,任大雪一层又一层地将自己覆盖。它必须让大雪掩盖住自己,才能出其不意地袭击黄羊。

它为此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,大雪将它掩盖得不露一丝痕迹。早晨,黄羊们纷纷向山下走来。黄羊们有洁癖,在一场大雪后必须要找到干净的水才肯饮用。狼对黄羊的习惯熟烂于心,所以要利用这一机遇达到它的目的。黄羊们从狼身边走过,狼看中了一只肥硕的黄羊,一跃而出将它按倒在地。黄羊们惊吓得四散而逃,雪地上留下了混乱的蹄印。很快,就有飞溅的鲜血洒到了这些蹄印上,绽开成几朵骇目的红花。狼咬死了那只黄羊,撕扯开它臀部的肉吞噬掉,然后拖着它的尸体向远处走去。它深知在这样的天气必须要储食,即使有再多的食物,也要留下一些以俟下顿。

它躲在一片树林里,将那只黄羊饱食了几顿,然后又开始了它漫无目的的流浪。

因为没有明确的方向,它无意间走入了一个冬牧场。冬牧场与夏牧场不同的是,牧民将牛羊都赶回来,用草料喂食它们过冬,人则住进冬窝子,整整一个冬天都不再迁移。这只狼发现了牛和羊,它动心了,决定偷袭一次再走。狼往往都在夏天的牧场上偷偷扑向牛羊,在冬天则很少能碰到牧民和牛羊。这一意外发现让它内心涌起某种冲动,想通过这次偷袭在狼群中建立威信。为此,它潜藏在牧场边的树林里苦苦等待,挨过一番艰难之后,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———有人赶着牛去河边喝水,那条河离人居住的冬窝子很远,它在河边刚好扑向牛撕咬,等人赶过去,它早已将牛的内脏扯出拖走了。

人和牛慢慢向河边走去,这只狼则绕开牧民的视线,快速到达河边,在一块石头后隐藏起来。牧民不会想到,有一只狼正在等待时机要扑向他的牛。狼在牧民心中更多的是凶残狡猾的固定形象,人与狼相遇也更多的是在夏天。所以,在冬天,尤其是在下大雪的冬天,他们觉得狼是不会来的。牧民因此对冬天的狼不屑一顾,他们说,狼在冬天都变懒了,在挨饿,等待着开春找吃食呢!狼在开春乃至夏、秋两季为啥那么凶,就是在冬天饿的嘛。所心说,狼也没有什么可怕的,就是一些狼嘛,就那么个事情,简单得很嘛!有时候,牧民甚至会用蔑视狼的心态来看待狼。他们说,每个人都说人怕狼,其实呢,狼也怕人,狼即使成功咬死羊啃食时,也小心翼翼,害怕人投毒。至于人和狼的关系,除了牧民们常说的情景外,还有一些较为人性的说法。有一位牧民曾说,在阿尔泰牧区有不少人能听懂狼语,狼嗥叫几声,他们就能听明白那里面是什么意思。在放牧的时候,如果看见狼在对面山脊上出现精美壁纸,他们就朝狼喊出一种声音,狼听到后就会离开。人懂狼语,可能与游牧生活长期的观察有关。但人却不懂狼的眼神,有一次,一位牧民正在走路,突然发现一只狼蹲在一块石头上专注地看着自己,他慌了,转身便跑。他不明白一只狼为何那样看人,但恐惧却让他下意识地选择在第一时间内逃跑。这件事的答案在狼心里,人永远都不会知道。后来,他又遇上了那只狼。在看见它的一瞬,他想起它上次注视自己时的神情,他觉得它会认出自己,会像上次一样投过来专注的眼神。那一刻,他有些紧张,但因为他背着枪,所以打算等它走近后便开枪。但那只狼却毫无惧色地扬着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他一下子失落到了极点,紧张的期待和意外的失落,使他更是如坠云雾,愣怔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现在,这只狼将为牧民制造一次意外事件。它趴在石头后面耐心等待。它断定牧民一定会放松警惕,让自己得到一个好机会。

牛群走到河边,将头伸入水中开始喝水。牛需要喝很多水才足以解渴,所以它们长久都不将头抬起,边喝边从鼻孔里喷出气息。那位牧民因难挨冷冻,在河岸边不停地跺脚。狼觉得他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挨不了多长时间,过一会儿就会跑回烤火,只要他一返回,它就可以扑过去咬牛的睾丸或喉咙,在计划的时间内达到目的。

牛喝完水后,在河岸边用嘴拱开积雪,在寻找着里面的什么。原来,牛发现了冻土中的草根,它们用嘴呵出热气,扯出土中的草根咀嚼。这是一种无比艰难的觅食,它们往往要费很大的劲才从土中扯出一截草根来。大雪覆盖了大地上的一切,对牛这样的食草动物来说,从土中扯出一截草根来咀嚼,不失为难得的享受。

牧民觉得牛可以在这儿吃半天草根,便急匆匆地返回冬窝子去烤火了。他一边跑一边嘴里嘟噜个不停,早知道你们要吃草根,我就不等你们了,在刚才等你们喝水时把我冻坏了。这样的天气很少有人出来,整个冬牧场空荡荡的,似乎所有的生命都穴居了起来。那位牧民之所以独自返回,放心地把牛群留下,是因为河岸边的冻土中有不少草根,牛群可以吃到傍晚。牛是记忆力最好的家畜,不论走多远,都能准确无误地返回主人身边。那位牧民对此颇为放心。

人走了,狼的机会来了。

它盯准了一头高大健硕的牛,因为它的肚子圆鼓鼓的,其内脏一定很丰富。它准备趁那头牛不备,扑过去一口咬掉它的睾丸。牛的睾丸是致命所在,曾有狼将一头牛的睾丸一口咬掉,那头牛顿时血流如注,疼得在原地打转,不一会儿便倒地而亡。狼对付牛这样的大畜时,无力与它们拼斗,所以便使用攻其致命处的办法,使它们丧命。

等待许久,那头牛慢慢寻觅着草根,终于走到了这只狼一跃可扑到它身旁的位置。

不能再犹豫,出击!

它从石头后迅速蹿出,一跃而起向那头牛扑去。但牛很灵敏,它发觉了狼的动静,抬起头并转身向狼发出声音的地方张望。它这一转身,狼便无法咬到它的睾丸了,因为它的双腿恰巧挡住了狼的视线。

狼马上改变思路,一跃跳上牛背,准备去咬它的喉咙。狼的思维异常灵敏,它如果在地上去咬牛的喉咙,牛一扬头便会让它落空,所以它跳到牛背上去,自上向下攻击牛的要害处。

牛群因为突然出现的狼而慌乱,而背上趴着狼的这只牛则更加惊慌,它发出嘶哑的叫声,在雪地上跑来跑去,意欲把狼甩下来。狼死死地趴在它背上不动,以至于它在雪地上快速奔跑,都不能把狼甩到地上。

实际上,狼跳到牛背上就后悔了,牛的身躯高大,加之又很灵活,所以它无法咬到牛的喉咙。更为要命的是,牛在地上跳动和奔跑后,它怕摔在牛的四蹄下被牛踩死,所以它便死死趴在牛背上死活不肯下来。

写到这里,我发现我要写的,实际上是狼在某些遭遇中的无能和软弱。也许上帝觉得狼太过于凶残,所以便安排了牛这样的专门置狼初四-短篇小说丨王族:走散的狼于死地,或让狼的威风扫地的动物,它们仅仅用一种简单的办法就可以让狼丧命或彻底失败。

在牛背上一动不动的这只狼,现在就是一个失败者,而且还面临着生命危险。牛发觉无法把背上的狼甩下来,便向冬窝子方向跑去。牛的意识很清醒,既然你趴在我背上不下来,那我就把你驮到主人跟前,让他们来收拾你。狼不知道牛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,仍死死趴着不动,任由牛驮着它往冬窝子方向跑去。牛跑得太快了,狼只觉得雪地在牛的四蹄下闪着白光向后移去,它更不敢向下跳,在呼呼的大风中闭上了眼睛。

这时候,那位牧民正要去找牛群。天又开始下大雪了,而且还刮起了风,这样的天气极易起暴风雪,必须把牛群赶回来才稳妥。他刚走出冬窝子,便看见他的一头牛飞奔着跑了回来。它跑进牧场后,并不回到牛群中去,而是直接跑到了他面前。

他看见它跑得气喘吁吁,再往它背上一看,有一双绿眼睛———啊,狼!它背上驮着一只狼。

狼惊恐地嗥叫一声,从牛背上跳下,试图逃出牧场。刚才因为牛跑得大快,它不敢跳下,现在牛停下了,它才发觉情况变得更糟糕,原来牛把自己驮到了有人的地方,意欲借人之手把自己打死。它内心生出一股对牛的恨意,亦生出一股已身陷险境的屈辱之感。它隐隐约约感到不安,但它心性刚烈,不屈于就如此上当,如此丧命,它要冲出去。

冬牧场的人很多,很快就把它围住,并用木棍将它击倒在地,然后用铁丝把它拴了起来。它不停地大声嗥叫,其心之烈性和被禁锢的屈辱都化做悲愤从喉咙里冲涌而出,在飞雪弥漫的冬牧场久久回荡。

人们明白,这头牛在河边遇到了一只狼,初四-短篇小说丨王族:走散的狼它跳到牛背上试图咬牛的脖子,牛撒开四蹄就跑,狼在快速奔跑中既不敢跳下,也咬不着牛的脖子,只好紧紧趴在牛背上,牛便把狼一直驮到了牧区。

牧民们一直都想打狼,但却苦于没有机会。今天的这只狼送上门来了,岂有不打之理?但他们觉得它已被铁丝拴住,倒不用急着把它打死,看看它会如何熬过被拴住的日子,它身上的凶残之气会怎样一点一点丧失,最后再绝望而死。牧民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出于一种虐狼心理,狼给人制造了很多痛苦,但人一直没有办法收拾狼,时间久了,人便在内心恨狼,希望能有机会打狼,以解憋屈之气。现在好了,终于可以在这只狼身上解气了。

入夜,雪下得更大,风也开始呜呜呼啸。牧民们因为这只送上门来的狼而高兴,聚在一个冬窝子里喝酒。有一位牧民说:“这样的天气会不会把狼冻死?”

另一位经验丰富的牧民说:“不会,狼是比较耐寒的动物,你没看这么冷的天别的动物从不见影子,但狼却照样在外面跑吗?”

大家都认为他说得有道理,但他们虐狼的心理又开始波动,说:“狼不怕冷又能怎么样,还不照样被我们给收拾了吗?”

议论了一番狼,他们又把话题转向了今天的这头牛身上。牧民们觉得这头牛真是聪明,把一只狼驮到了有人的地方,让它无法逃脱,只能等着被人打死。就在下这场雪之前的一天,有一群狼进入一个冬牧场,对羊群侵害了一番。那群狼很厉害,它们围住羊群呜呜嗥叫,羊群听到它们的叫声惊慌失措,四散而逃,这样便正中狼的下怀,它们扑上去将早已瞅准的羊咬死。入冬了,牛羊转场走了,动物也大多去了河谷一带的温暖之地,所以狼在这时候像疯了一样到处寻找猎物,碰到冬牧场的羊后,便无论如何要咬死几只拖走。

这个消息很快在阿尔泰传开,人们都觉得今年冬天将不太平,大雪让狼的生存变得困难,同时也将助长狼的捕食欲望,它们一定会疯狂扑向冬牧场的。

这个冬牧场的牧民想了不少办法,以预防狼侵害牛羊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唯独这头牛聪明,在一只狼跳到自己背上后驮起它就跑,狼其实也怕死,不敢往下跳,只好在牛背上趴着,最后被牧民用铁丝拴住了。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这只狼落得如此下场,让他们觉得颇为解气,似乎以前因为狼遭受的损失,可以在这只狼身上抵消了。

半夜,风刮得更大了,地上的雪被成团刮起,像石头一样砸向远处。被拴住的这只狼无力摆脱铁丝,便连连嗥叫,声音既凄楚又急躁。牧民们知道它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,更不能忍受这样的屈辱,但那根冰冻的铁丝犹如一根死亡绳索,已将它牢牢捆绑于无助境地,它无力挣脱而去。所以,它便只能嗥叫。

牧民们在冬窝子听着它的叫声,很高兴地骂它:“毛驴子下哈的狼,平时尽害人哩,现在被铁丝拴死了,你就丢人现眼吧,嗥死你也不放你走。”

到了后半夜,一群狼悄悄接近了它。是它走散的那群狼。它们其实一直在寻找它,无奈风雪太大,找不到它的任何踪迹。现在听到了它的嗥叫,便迅速向这个冬牧场跑了过来。它的嗥叫起到了作用。狼的嗥叫在很多时候是在向同类传递信息,据经验丰富的牧民讲,狼的听觉在动物中独一无二,它们隔几座山都可以听到同类的叫声,并能够准确判断出同类所传达的信息内容。所以,这只狼在被囚禁后便不停地嗥叫,期望同类能够来解救它。它的运气不错,它走散的那群狼听到了它的叫声,并判断出它处境危险,所以便来解救它。

很快,它们便找到了它。但它被铁丝拴死了,它们无法弄断那根铁丝,只能用哀怨的目光望着它。

它至此才彻底明白,拴它的铁丝就是一根死亡绳索,一头在它身上,另一头在黑暗的死亡深渊中,而且很快就要将它拉进去。狼群中有它的兄妹,它们都没有办法,它又能如何!

它绝望了。

狼群也绝望了。

天快亮了,狼群必须尽快离去,否则被牧民看见,就会发现狼群是来救它的,会马上把它打死。那样的话,便没有再救它的机会了。

狼群向它低低地叫着,一一转身离去。

但狼群没走出去几步,它却朝着狼群叫了一声。狼群听到它的叫声后身体一颤,转身返回到了它身边。它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了看狼群,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叫声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狼群不再犹豫,扑到它身上将它咬死,然后悄悄离去。

天亮后,牧民们发现它死了,谁也没有猜到,它是被狼群咬死的。

本文来源于草原公众号

更多好文↓↓为您推荐↓↓

冲锋是军人生活的常态,也是亮剑沙场的战姿

程文胜丨动人心魄的面孔

马尔克斯:一个人能为爱等待多久?

王族:树上的糖包子

严歌苓:失落的版图